无声的告别(1/2)

今年四月,身体暴瘦的妹妹住院检查,得出结果,卵巢肿瘤恶性!

今年妹妹二十三岁,待字闺中。

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联系医院,准备手术,各种来回奔波。

若说身体上的疲惫睡一觉就能好,那么精神上的痛苦却怎么都无法平息,心累如卵啊。

人生,真是脆弱得像那风中的羽毛,下一刻,你就不知道会被命运的风暴刮落到哪个旮旯里去了。

自幼我对妹妹的管制就很严,稍不听话,就用细小的竹枝打她掌心。但当做好手术,当护士拿着大如椰子的囊肿组织出来,示范给家人看时,我哭了……

我从未有想到,身边亲人的命运会如此残酷地展示在我的面前,血淋淋,无法进行任何的回避装饰。

然后是住院、各种针水注射、化疗……

妹妹本来有一头长长的漂亮黑发,可现在掉得稀里哗啦,快光了。

她倒坚强,有时候还会开玩笑地和我说:“哥哥,我现在可以去当尼姑了。”

这时候,我心如刀割。

六月,妹妹出院了,在家养病,各种偏方。

我不信鬼神,但信命,以后要发生,或者一定会发生的事,我无法阻挡,唯有随遇而安。

生活还得继续不是?

例如我的码字生涯。

感谢起点,让我这么一个三流大学毕业出来找不到体面工作,身体又孱弱不堪搬不起砖头的家伙,能够靠写小说来养家糊口。

这是我村子,以及身边的人所根本无法想象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