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摩托车上,李昊回头望了一眼,看见一个村民站在车前跟车里人说些什么,而那个青年此时也已经重新坐进了车里,在那个村民的一阵指点下,那辆大切诺基慢悠悠的朝着李昊家方向开来。

来不及收拾东西,李昊随手拿起一件厚衣服穿上,拿上钱包和证件,将放在桌上的长剑和令牌用衣服包上夺门而出,朝着后山的山林里跑去。

大切洛基一边慢慢地向前行驶,车里四个人除了前面两个人开车,后面两人都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前面两人一边开着车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乡村的道路并没有什么标识,岔路极多,沿着村名的指示,一边在高高的玉米丛中寻找着住户的房子一边在数数。

最终他们远远的便看见一座显得破败的土房子,在一片半人高的荒草中伫立着,隐约看见大门敞开,门前还有两辆摩托车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

看到这,他们知道找到了地方,驾驶员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李家,竟然窝在这样一个小山村里,几百年来竟然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一次要不是组织里在秦岭无意间做任务,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村庄里,别人都没有祠堂,只有这一家竟然弄了一个小小的祠堂而露出了破绽,不然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会发现!”

开车的司机说道,一脸的侥幸神色。

“希望这一次消息没有泄露出去,我们赶得及时,万一要是让其他势力捷足先登,这一次任务失败了,你我几人的下场就不用多说!”司机继续开口说道。

“李家传承千年,一直都是一脉单传,但是自从明朝后期之后,李家就很少有人行走于江湖,所以世人皆不知李家的藏身之处,本以为李家早已经死绝了,要不是百多年前的大动乱,李家出世一个大高手,横扫各国武林,被各大门派和家族看出端倪,一路追杀,差点就将之击毙,后来依旧让对方逃脱,自此之后再也不见李家人的踪影,各大势力都在猜测李家这一次可能确实死绝了。然而五年前组织里再一次无意之间在这个小山村发现了李家的传人李开明,想要逼问夺取李家宝藏不成,最后起了争执,将对方妻子杀死,却也招来了那人长久的报复,这五年来组织上在各地的据点被攻击,损失惨重。”副驾驶上的男子感叹的说到。

“上个月,李开明被组织里的一个长老重伤,组织里判断他多半会逃回来,而且对于李家的宝藏对组织至关重要,最终能不能迈出那一步,君临天下全看这一次了,希望这一次能从他儿子身上得到点什么。”

大切诺基停在房前的空地上,车上的四个人瞬间下车,分散开来两人朝着屋后包围而去,一人朝着土墙房旁边的小砖瓦房走去,推开门看见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的灵位还有依旧燃着的香烛,对着另外一人点了点头。

随即两人合在一起,望了一眼大开的大门,随即掏出随身携带的武器小心翼翼的逼了进去。

片刻时间,两人一脸失望与愤怒的从房间走了出来,随即后面两人也绕了回来,对着两人摇了摇头。

“玛德,被那小子跑了,难道有人泄露了消息?还是李开明先回来了?”其中一个人骂道。

“为首的青年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随即将目光盯在门前的两辆摩托车上,走上前来用手再两辆摩托车上摩莎,当他感受到其中一辆车上还残留有余温,他眼神中精光一闪:“看这辆车是不是眼熟,像不像我们之前在小商铺问路时远处开走的那辆?还有温度,人刚回来估计还没有走远,给我仔细的搜!”

“头,这边有痕迹,估计没走远!”

为首的话一落,另一边便传来一声惊呼,顿时几人围了过去,发现密密麻麻的草丛中被人为趟出一条路,折断的草根很新鲜。

“你们两个留下搜索屋子,查看一切有可能和宝藏有关的信息,你跟我去追!”随即那个领头的当机立断对着另外两人说道,又领着另一个人沿着草丛中的痕迹一路追了下去。

两人的身形快速无比,沿着李昊留下的踪迹追了下去,就如同蛇一般在荒草丛中穿行。高处的丛林里,李昊用草木隐藏住自己的身形,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家的方向,一览无遗,最终看到两人朝着自己的方向追了下来,当即心中一惊。

尤其是看见那两个在草丛穿梭有余的身影,速度竟然快捷无比,只不过眨眼的时间而已,距离就快速的拉近,他心中骇然,他一直在山里长大钻树林子草丛几乎成为本能,速度自然不说,然呢对方的速度却比他更快,显然对方也不是生手,而且还能做到在半人高的草丛中健步如飞,就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当即李昊还不犹豫转身快速朝着山岭中钻去,他不知道自己李家到底有多少仇人,又有什么样的实力背景,但是他知道,既然是仇人,一旦自己落在对方的手里绝对会没有好下场。

李昊的身影快速的在树林里穿梭,脑子里快速的转动,寻找办法,自己现在的实力,对付三五个小混混还可以,但是看对方的身手,绝对是训练有素的高手,万一被抓住怎么办?他不由得思考着,这时候他心中升起一丝惶恐,一股死亡的恐惧在慢慢的逼近。

他紧握手中的长剑和兜里的令牌,他知道这两件东西一定不简单,既然父亲留给自己,让自己带着东西去慕容山庄寻人,起到的作用一定不止是信物那么简单,虽然父亲在信中一直强调自己不要追查,但是自己的性格父亲绝对了解是那种不见黄河不死心,不挖根刨底知道真相不会放弃的性格,既然不想让自己牵扯进去,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不告诉他,然而父亲偏偏却说了,还留下了东西,这长剑和令牌一定有另外的用处。

李昊脑海中想到,联想到父亲所说的家族传承,李家一定有什么功法秘籍,但是父亲却以传承大量丢失为由没有留给他,难道这两件东西里面有关于家族武功传承的秘密不成?

李昊的脑子高速运转,瞬间想到这个可能,忍不住想要将宝剑和令牌拿出来再次看个究竟,然而此时的状况却不容许他这样做。

砰!突然快速在丛林中穿梭的李昊,只感觉小腿被物体撞击,紧接着腿部一麻整个人失去平衡身体向前扑倒而去,手中的长剑瞬间脱手而去掉进一个深坑里被荒草淹没。

重重的摔在林地里,李昊慌乱中想要爬起来,但是紧接着一只脚踩在他的后背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将他踩在地上顿时动弹不得。

“小子,跑的还挺快啊!”身后将他踩在脚底下的中年人看着他不屑地说道,随即一脚踢在他的肋下,他只感觉整个人腾空而起,撞向一旁的树干,发出砰地一声,身上穿钻心的疼痛,感觉整个人如同散架了一般,喉咙里传来一股腥甜味,一丝血迹从嘴角溢出。

李昊眼中闪烁着愤恨的光芒望着两个人,身体卷缩成团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而这时另一个人走到他的身边,一把提着他的衣后领,如同提小鸡一般将他提起,啧啧的说到:“李家的传人怎么一代不如一代,李青天也就算了,好歹也算是个高手,他的后代儿子辈无人能识,孙子李开明勉强算是个高手,到了你这怎么弱的像个鸡仔一样!”

被称之为头中年提着李昊的身体缓缓地往回走去,声音冰冷说道:“交出李家的藏宝!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