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天尊的怒火(1/2)

是谁下的黑手,其实对赵思东来说并不重要,因为他已经决定彻底将那一批人给除掉,以绝后患!

至于这样做会不会给父亲的执政带来麻烦,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他相信以自家老头子的政-治智慧,一定能完美解决这次的风波。

虽然心头满是怒火,但是赵思东并没有马上展开行动——毕竟现在是白天,就算身手再高,也无法完全避免被人发现。为了报仇而把自己给赔进去,殊为不智,他又怎么可能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不过,没有行动,不代表没有动作。

一个电话打过去,很快陈磊就给他送来了一份南山市区各个地下势力的分布、实力等情报。虽然这次伤人的事是有上层主使,但没有那些在道上混的助纣为虐,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

再说了,就算这次的事情与他们无关……这些地下势力平时做过的恶事还少了么?

默默的按照各个势力的位置在地图上进行标注,然后对路线进行优化,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搞定所有的目标。

晚上八点,天色已经开始擦黑,刚刚经历了一场纷乱的南山市显得比平时要冷清了许多,特别是那些娱乐场所,好一点的只是客流减少,差一些的根本就是门可罗雀,不少娱乐场所的老板看着空空荡荡的场子,不由得在暗中咒骂省纪-委的那帮黑面神……

赵思东带上那身‘夜行套装’,放在一个手提袋中离开了家门,驱车来到陈磊的咖啡厅,当着几个服务员的面,让陈磊帮他准备一个房间,说是要一个人安静安静。

在反锁好的房间里换上夜行套装,赵思东轻手轻脚的打开窗户翻了出去。由于咖啡厅的后面就是小公园的栅栏,栅栏后面有一排绿化带,所以正好给他打了掩护,不会让别人发现他的行踪。

按着白天已经拟定的路线,他将身子一伏,转瞬没入到黑暗之中去了。

……

青狼*是南山市的一个一流**,虽然每个地方都会有以‘狼’字为号的**存在,但是彼此的实力却是天差地别。太和县那个跟青狼一比,渣得不能再渣了。

青狼*的狼头老大绰号就叫青狼,正带着一帮手下在自家的大本营中喝酒吹牛打屁,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巨响,随即一个浑身几乎都被包裹起来的黑衣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他玛的是谁啊?”一个坐在门边的小弟率先叫了起来,仗着在场的自己人多,上前伸手向黑衣人的胸前推去。

回答他的是一记简单而又凌厉的擒拿手,只听喀嚓一声,他的手腕被硬生生的拧断了!

黑衣人随手将那个连喊都没来得及喊出声就晕过去的家伙扔在地上,扫视了众人一眼,虽然他戴着黑色的太阳镜,看不到双眼,但是每一个被他视线扫过的人,心中都会忍不住发寒。

已经喝了不少酒的青狼同样也产生了这种感觉,随即他就勃然大怒——这是老子的地盘,居然有人敢单枪匹马的打上来门来?莫不是青狼帮太久没有发威,让人已经忘记了青狼出动的恐怖?

“弟兄们,来者不善,抄家伙!”

青狼用力将手中的酒杯掷出,同时一哈腰从自己坐的沙发下面抽出了一把两尺来长的西瓜刀,大声嚎叫起来。

黑衣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侧头避过袭来的酒杯,然后身体猛的动了!

他化身黑色的暴风,到处肆虐着,每一个青狼*的成员,不管是否拿着武器,不管是否有向他发起攻击,只要落入他的视线,就必定会遭受到毕生难忘的重创!

一分半钟之后,原本聚焦着三十多条大汉的大厅中,除了黑衣人自己,已经没有一个还能站着的了。

扫了一眼满地的狼藉,黑衣人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去,只留下满地的呻吟。

……

城东的富贵山庄是南山市早期的一个纯别墅小区,在西北角落里的一栋别墅,灯火通明,里面高朋满座,有高官,有富商,有道上的大豪,更有名酒美人,气氛很是热烈。

今天是南山市首富张俊兵的生日,邀请了众多的社会名流前来参加寿宴。

座中有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一手搂着一名大学生模样的女子,另一只手举着酒杯向他斜对面的中年男子笑道:“张总这次肯仗义出手,真是令我等心头大快啊。这次事发突然,大家都没有思想准备,所以损失惨重不说,还有可能被牵连进去,别人都避之不及,唯有张总肯为大家出这口气,真不愧是义字为先的义联堂扛把子!”

他口中的张总,自然就是今晚的寿星,南山市首富、市政-协委员、南山义联集团董事长、义联堂的当家龙头老大张俊兵。

当然,也是曾经被赵思东狠揍过的张亚轩的老爹。

这时就听张俊兵微笑道:“张某忝为义联堂的龙头,自然不能有负这个‘义’字嘛。再说,这次的事情,不但是在座的各位有损失,张某同样也有,所以算起来,这也不完全是为大家出气,诸位就别再捧张某了。”

席间另有一人同样搂着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女子,不解的问道:“张总,你说陈磊那小兔崽子到底是想做什么,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就不怕他的小身板扛不起吗?”

张俊兵看了他一眼,淡然答道:“马总认为陈磊敢私下做出这样的决定吗?虽然他是帝都陈家的人,但并非嫡系而是旁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搞这么大的事出来。不过他虽然不敢,但是别忘了,他有个表姑也在南山,而且嫁了个好老公……”

“哦!张总的意思是,这事其实就是赵汉升在背后搞……呃,对不住,马某失言了,失言了,自罚一杯!”马总脱口而出的话还没说完,就意识到场中的气氛有些不大对头,顿时尴尬的收住了话头,端起酒杯一口焖了下去。

张俊兵收回了落在马总身上的目光,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沉声说道:“有人要不顾规矩乱来,那么我等也不能坐以待毙,相信诸位已经看到那人的手段有多狠了,若是再不想办法,只怕要不了多久,你我都会吃皇粮去了!”

他所说的‘吃皇粮’自然不是指当公务员,而是进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