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角逐(1/2)

这个世上有几人能抵挡致命的诱惑?修士看似高人一等,实则与凡人无异,只是能力与心境修为提高到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境界而已,因此修士一样也无法抵御诱惑的侵蚀,只是能使他们动心的东西通常都不是一般的小玩意,这些无匹珍贵东西,通常又是致命的,就像美丽高贵的天鹅,若是不信你大可当着天鹅的面向它们的幼崽发出挑衅,最终你一定会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错事。

时间在永不停息的悄然流逝,正午在逼近,楼兰废墟之外的部分修士已有些烦躁了,只因他们已按捺不住了,因为他们都想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地洞,占据一个绝佳的位置,为冲进宝库创造出一个最有利的条件。

炽热的阳光如坠落的银针,刺痛着众多修士的头顶,也不知是谁踏出的第一步,下一刻上千位修士一窝蜂的涌向枯井,刀子也已本能的捅进身边的陌生人体内,血肉碎骨漫天四溅在炽亮的阳光中,闪烁着惊艳的光芒,飞刀仙剑纵横,法力道术四射,绚丽而夺目,惨呼惊叫声盖过雷鸣般的厮杀撞击声,头颅翻飞间碎尸血液已将残垣废墟染的一片血红。

李寒空变成一位蓄有三髯长须仙风道骨的温雅老道模样与仇决变成的一个满脸钢针络腮胡的壮汉游走在战圈的最外围,他们对宝库志在必得又怎肯在此时浪费宝贵的精力。

李寒空一指戳穿一个不开眼攻杀而来的罡煞修为的喉咙,抚须传音仇决,道:“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是正午,天元派的人怎还未出现,难不成一个个都睡过头了。”

仇决道:“若是睡过头自是最好不过,可惜他们一定不在睡觉,麻烦来了。”一语而罢,一座紫光剑阵倏地自高天刺下,涌近枯井四周的百十位修士须臾间化为灰烬。

仇决惊道:“焚阳心诀!”仇决曾被褚成广以焚阳心诀法力打伤,故而他是最了解焚阳心诀特性的人。

李寒空苦笑道:“刘青原没来却来了一个更厉害的角色。”

仇决道:“言传岳奇峰闭关渡劫,却没有想到他竟渡过五重天劫,一跃成为道门弟子中修为最高之人。”

李寒空道:“此外还有阳神顶级法宝千影游光剑作为本命法宝,决少可有把握?”

仇决苦笑道:“就算一千一万个褚成广加起来也比不上岳奇峰的一根手指头。”

李寒空笑道:“这么说仇决还是有些信心的哩。”

仇决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衣袂翻飞翩翩而落的岳奇峰。

刀削的轮廓,冰凉而狂热的双眸,两撇浓重的剑眉,高挺的鼻梁无不显示出了他的桀骜,他确是一个不屑与任何人为伍的奇人,更是一个不屑一顾世间任何景色事物的怪人,只因他已将此生奉献于手中剑器和无尽天道,如此一个人又有什么能让他看在眼中?他本就不屑与一帮俗人争夺宝藏,但他还是来了,却绝不是为了宝藏而来。

岳奇峰的眼神突的一变,平静无波的凝注着仇决变成的络腮胡壮汉,似乎一眼便已瞧破了仇决的伪装。

岳奇峰傲立枯井之上,谁人还敢僭越一步?七百名噤若寒蝉的修士情不自禁的沿着岳奇峰的视线将目光集中在最外围的仙道和壮汉两人身上。

岳奇峰一字一顿的说道:“拔出你的剑。”

李寒空笑道:“我真是好奇,他是这么识破你的身份的?”他这次没有传音,问的人自然也是身旁的仇决。

仇决道:“直觉,剑道大成之后的敏锐直觉。”言罢身子一晃恢复了本来面目。

惊嘑乍起,九道大会之上仇决名声大噪,以罡煞修为达到剑道大成的境界,成为道门弟子中继孟锡之后第二人,如今他与褚成广的战斗影像传遍人间道门,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有人称他为道门新一代领军翘楚,与孟锡齐头并进。

岳奇峰激动的忍不住颤栗,再次说道:“拔出你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