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花美終枯薧(1/2)

一天一夜。

从听闻灵修之法随之修炼,小富贵纳气开府仅用了一天一夜。迟道小世界自被人类探索以来,没有一门一派有过这种可怕的记录,在这一方小天地之中,可谓前无古人。

只是这个小家伙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好,一心想着的,就是修道倘若没那么难,他就能早点回家,再次见到自己的爹娘。被龙绮梦送回住所的时候,他的脑袋瓜子里已经想好了回去要做些什么了,一直到入梦前,他都记得要摘一捧路边看见很好看,自己从未见过的话多给侍女桃花。

“刘璋,你可记得纳气的方法?”走之前,龙绮梦如此问道。小富贵答记得,她就说倘若可以,就时时刻刻用吐纳代替呼吸,理由是这样能早日回家。她说的认真,小富贵也就信了。他试了大半个晚上,终究学会了如何自主地吐纳,最终感觉身子如上青天似的腾飞,一紧一松,就坠入了云朵之中,端是美妙。

同样在门外守了大半夜的龙绮梦离开的时候好是调息了一番,想的是那把椅子,到底要放在苏曼还是桂如兵旁边,思前想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就该让小富贵坐在最后一排,等十天半个月,再拔擢到第一排来——比他们两人坐的更前。

风动,云摇,月落,日出。

半夜转瞬即逝,旭日初升已至。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节奏明朗勤快,见屋内没有动静,又传来一阵铃铛声。又过了一会,才传出小富贵的声音,他急忙地说道:“再…再等一会。”

门外的侍女听到他醒了,才不管那么多呢,直接就推门而入。她只发现屋内臭烘烘的,床上、地上都是秽物,连忙捂着口鼻,往空着的地方挪了几步。

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厌恶或面有难色,只是又以另一种节奏摇动手中的铃铛。然后轻声细语地对小富贵说道:“小道长不用怕丑,反而应该高兴才是。这说明你身体内的杂质与秽物被排出身体,是件好事才对,只需洗个澡再穿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身子肯定比以前更干净。”

小富贵此时已经过了个精光,仅用一张桌布裹住身体,无他,正是因为他的衣服和穿上的被子床单都脏了,屋子里就只剩下这一块干净的布了。听着侍女的话,他将信将疑。从有记忆开始,他就只知道自己曾经尿过几次床,每次父亲母亲都会拿这事儿笑话他好几天,渐渐地他就觉得这是件天地间最羞的事儿了。如今不但好像尿了床,还…还好像去过茅厕一样。

真是脏死了,羞死了。

“那个…这事儿你能不能不告诉别人?”小富贵还是不想这事儿传出去,那侍女姐姐说的话,可能只是哄他的,这事儿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家里的一些侍女姐姐仆从哥哥总以为自己什么都不懂,就知道用话哄自己。一次两次就算了,再三再四,再笨都知道不对劲了。

侍女反而很郑重地行了一礼,说道:“小道长,我保证除了两位伺候你洗澡更衣的伙伴知道外,只要你不主动说出去,这事儿就不会外流。”大眼瞪小眼的,还是小眼败下阵来。

那眼神,该是不会骗我了。

想着,就又有两个侍女来到了房门前,人未到,声先至,一唱一和地都是恭贺的话,那满心欢喜的语调,就像是她们得道飞升了一样。

“听吧,小道长可知道我没有哄你。”此话一出,小富贵的脸马上就红了三分。转念一想,他又在猜测侍女是不是会读心术之类的伎俩。

哎呀,她要是真的会的话,我刚才想的岂不是又被猜中了。

“小道长,我可是不会什么读心术。只是你还太小了,什么表情都藏不住,心事都写在脸上啦。”她呵呵一笑,煞是好看。模样比少女还少女,比青春还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