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 偶相遇俊男靓女进山(1/2)

百里良骝看着那个骑龙的故事,又是羡慕,又是怀疑,不知道那是真事还是瞎吹。

百里良骝不禁暗想,如果哪天自己也能骑龙,那该多牛。

不过现在这个时代,应该没有蛟龙的存在了。

不然的话,蛟龙一出现,人类根本没办法活下去。

先不管那些了,继续看故事。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缘溪行,忘路之远近。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

百里良骝翻到一页,突然看到了不知什么人写的《二点原游记》。

“咦,怎么会有这篇文章,似乎这个就是那个历史上某位著名游山玩水的游记作家的《二点原游记》?

“这个李大真人真够无聊的,弄这么一篇散文干嘛?

“难道是那个人的假托?李大真人才是真正的作者?先看看再说。”

百里良骝大感意外,坐直了身子,心中还是更相信李大真人一下,那可是他所有信念的根基,不能给坏掉。

还是先不管那些,百里良骝沉下心,仔细阅读起来。

这一页游记,没有别的,只是把整篇《二点原游记》抄写了一遍。

当然到底是著作还是抄写,百里良骝这个时候也不做判断。

后面则是用调侃的语气说,说传世二点原游记所描写的景象都是假的。

说实际上那捕鱼人不过是进入了一个幻阵。

本来进入幻境,便永远出不来。

不过那人运气好,居然自己走出了幻境。

不然,定然会困死在幻境之中。

虽然出来了,那个游人却什么也没有搞明白,因为他在里面被绕晕了,脑筋也失效了。

所以才根据恍恍惚惚的记忆,留下那么一篇以讹传讹的东西。

这也是后来不少人按图索骥什么也找不到的原因,因为那里的描述只是幻觉。

没有现实的幻觉为根据,当然没有人能找到实际的现实世界。

至于那二点原实际情况如何,李大真人倒是真的进去过,因为那些幻阵对他来说小菜一碟。

他既然进去了,就记载了一些所看到的内容。

正如他的那个杂记一样,写的都是这类东西。

按他书上所言,里面不过是一群境界不强功力不高的小修者的隐居之地罢了。

不过二点原风光优美,环境宜人,非常适合居住,这是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

而且,因为有各种阵法加持,虽然也是不高,但是去能保持里面的灵力远远强于外界。

比较起来,在地球上保持了这种地方,那里的修炼条件算得上极好了。

二点原的修者虽然不与外界交流,但都很善良淳朴,热情好客。

李大真人的到来,受到了他们热情的接待。

因果循环,李大真人在二点原住了一年,顺手顺脚随心所欲,传授了那些小修者很多东西。

那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高科技,令他们逐渐强大起来,对李大真人感激不已。

李大真人后来离开,便绘制了一张地图,上书“二点原”三字,分为了两部分。

他将这两部分分别放在两个瓶子里,随手扔进了小溪,就是送给有缘人的意思。

只要谁能得到两张地图,组合起来之后,就能找到二点原的入口。

二点原入口的阵法虽然在李大真人眼里非常低端,但却能阻碍结丹以下的人。

所以没有地图,结丹以下的人是无法进入二点原的。

更何况,二点原所在地非常隐蔽,如果没有地图,想找到二点原所处地点都是个大问题。

如果看到开始的“经原人捕鱼为业”,因此就去经原找,那就更是大错特错了。

所以,结丹之下,地图是进入二点原的必需品。

谁若是能进入二点原,便能与修者接触,得到一些好东西,人生发生改变。

看到这里,百里良骝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就是李大真人轻描淡写的东西,是现代人趋之若鹜的修炼资源所在。

可以让所有人为之疯狂,为了得到它们,他们敢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赵家不知道什么原因,比其他任何人都抢先知道这个秘密。

所以他们全力以赴致力于找到这个神秘的地方。

不过,他们的运气不怎么样,最关键的东西被家族的叛徒给偷走了。

搞得他们焦头烂额一筹莫展,只好铤而走险搞歪门邪道,邀请一些境外势力合作。

即使如此,也似乎没有什么突破,反而和正道以及白道的关系搞得很僵。

使得他们连现有的特殊地位都保不住,甚至有倾家荡产的可能。

明白了这些,百里良骝喃喃道:“看样子有关‘二点原’的事情,不是太复杂。

“应该是通过两张地图传了出去,故而真知道底细的不多,大多数是以讹传讹。

“难怪赵家想要进入二点原,肯定是想得到二点原里的好东西。

“接触修者,提升家族实力,还能得到秘诀,可以有什么长寿不死什么的。

“既然如此,其他家族肯定也有同样的想法。

“不过时隔这么多年,却是不知地图去了哪里,他们都找不到二点原所在。

“赵家的动作比其他家族大,这么说,他们肯定是有了线索。

“线索必然是地图。

“而地图,很有可能,就在那块赵字令牌里。”

百里良骝面露凝重之色,再次拿出了“赵”字令牌。

一边拿,一边赞叹,幸亏手上有《李大真人杂事实录》。

否则,哪里得知有地图这个关键线索?可见赵家知道这个,是有极大机运的。

但是百里良骝也知道,得到机运本身,只是开端,有人会飞黄腾达。

有的人却会一蹶不振,甚至是死无葬身之地。

这当然有老天的旨意,但是也和得到机运的人个人操行有极大关系。

百里良骝对二点原里的好东西并不感兴趣,那些修者的功法再好,能好过《驭物诀》?

里面的宝物再厉害,会强过黑光断剑?

根据那些记载,这个《驭物诀》抄本是李大真人的传承之物。

黑光断剑是连李大真人也小小称赞过的宝物,都不简单。

所以,百里良骝不缺好东西。

虽然如此,但他还是想去二点原。

因为他想弄清楚,李大真人到底是什么人。

二点原里的人和李大真人接触过,他们或许知道一些有关李大真人的信息。

如果是以前,他的想法也就到此为止了。

现在,他有多了一个想法,

就是带着拾花鲜生去里面历练一番。

所以,他的心里增加了一些迫切性,毕竟教导徒弟需要却早越好。

“研究下令牌,这个令牌应该和地图有关。”

百里良骝把《李大真人纪实录》收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了那块“赵”字令牌。

这以前,他已经研究过好几次,没发现这块令牌的特殊之处。

但这次他是铁了心,一定要弄个明白。

之前各种方法都尝试过了,这次百里良骝决定把这块令牌劈开,看看里面有没有特殊之处。

虽然他早已断定,这块令牌不是中空,但这是他唯一的办法了。

他拿出追风剑,一剑斩在了令牌上。

令牌虽然是精铁打造,但也挡不住追风剑的威力,被一剑斩成了两半。

百里良骝把两半令牌拿起来一看,断裂处什么都没,只有平整的切口。

见此,他顿时就郁闷了。

“再试试。”

百里良骝想了想,举剑又切了下去。

令牌被切成了四份。

他拿起来一看,依旧是同样的结果。

“这块令牌,不会是把钥匙,需要把门找到才行吧?”

百里良骝又想了一会,心头暗道:“既然已经毁了,那就再来几剑。”

如此一想,他刷刷刷几剑,把令牌切成了几十个小块。

他挨个拿起来查看,仍然没有特别的地方。

“莫非不是这块令牌?”

就在百里良骝打算放弃的时候,他随手拿起了其中一块。

他看了下,发现这块的边缘有个异物嵌入里面,刚才一剑,差点把这个异物切坏。

“这是什么东西?”

百里良骝仔细查看了下,因为异物只露出了一点点,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

他用追风剑,小心翼翼地把异物从精铁中取了出来。

当看到这件物品的全貌时,他目光一亮:“长波发射器。”

眼前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小型的长波发射器。

采用的是尖端科技,通过地球磁场供电,上面甚至能看到艾森豪威尔迪生集团的标志。

“赵家在找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

百里良骝手里捏着长波发射器,知道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和途径。

喃喃道:“看样子,地图应该就放在了长波发射器里。

“只要接收到它发出的频率,就能破译出地图。”

如此一想,百里良骝立刻就开车赶到了苏门答腊的教育院。

给校长香女打了声招呼后,他就钻进了实验室。

半个小时后,他从实验室出来,左手拿着长波发射器,右手拿着一张纸。

那张纸上,画着地图。

在实验室里,他接收了长波发射器的频率之后,发现是一段加密的代码。

不过利用的秘钥并不高端,和目前高科技领域的黑客比起来,就是小萝卜头级别。

百里良骝可称这个领域的高手高高手,他很轻松就将它解开。

解密之后,百里良骝将代码翻译出来,就得到了地图。

得到地图后,他对对原来的代码做了修改,以至于发出的波长和发射出来的成品地图都不同了。

“当年李大真人绘制的地图,不可能是用长波发射器制作。

“看来赵家为了保密,把地图放在了长波发射器里。”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赵家把地图原件毁了。

“所以才会苦苦寻找令牌,就是为了找回长波发射器。”

“现在已经有大范围的接收器研发出来。

“如果赵家使用的话,很快就会找到这个长波发射器,接收到频率,获得地图。”

“不过他们不会知道,这个长波发射器的频率,已经被我更改了。

“到时候他们得到的,是一个错误的地图,地图还是地图,但是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地方了。

“哈哈哈,这下赵家的那些人就有得玩了。”

百里良骝把玩着手里的长波发射器,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

这个改变发射频率的技术活,对百里良骝来说,就是最初级的手工活。

他并没有着急回鸳鸯楼,而是驱车到了苏门答腊郊区的一座山上。

他挖了个坑,把长波发射器放进去。

然后削了块木牌,上面刻了四个字,把木牌一起扔进了坑里。

填上土后,百里良骝吹着口哨离开了。

他脑子里不禁在想,当赵家最终看到“你被耍了”四个字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抓狂。

回到鸳鸯楼,百里良骝开始研究手里的地图。

地图描述得很明确,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所在地,也就是现在的鲁东行省。

再精确一点,地图所指向的地方,是太行山脉以东。

也就是说,地图所在地,和泰山距离应该不是太远。

不过,百里良骝手里的地图显然只有一半。

是左半部分,右半部分连接的路线全部都断掉。

而且都是在最关键的几个岔道。

没有右半部分的地图,百里良骝仅凭手里的地图,很难找到二点原的入口。

“另外一半地图,在哪里呢?”

百里良骝把地图收起来,心想反正最近也没事,不如去鲁东行省实地走一遭。

不管能不能找到二点原,先按照能找到的路线走,到了无法分辨的岔道再说。

到时候,就看运气了。

他当即收拾了下东西,给几女打了声招呼,叫上拾花鲜生,就往外走。

“不是吧,你才回来这么几天,就又要走了?”

见百里良骝要走,百里幽玲抱怨道。

柳轻风、蕴千姿也露出幽怨的小眼神儿。

尤其是柳轻风,自从上次和百里良骝摊牌之后,两人也成了非同一般的关系。

这次百里良骝回来,她一直在酝酿情绪,眼看情绪就要到位,可以进行下一步。

谁知道百里良骝又要出去一趟。

张佳燕喊道:“老大,你去哪里,我给你开车行不?”

百里良骝笑道:“开飞机会不会,如果会开飞机,我就带你去。”

弢小童问道:“那么师兄,你这次出去,是要干嘛呀?”

“再给你带个师嫂回来。”

百里良骝眨了眨眼,脸上带着坏笑,吹着口哨出了门。

弢小童拍手道:“好呀好呀,师嫂不嫌多,多多益善!”

百里良骝把飞机停在了鲁东特勤区机场。

这种行动,他的机车当然随性,还有车上的三人组。

下飞机之后,几乎整个特勤区的高级总管们都来迎接他。

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一问之下才知道,喂成县的事情发生之后,舆论和网络视频虽然全都被控制。

但特勤部门的高级总管们还是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了真相,其实再销毁得彻底,也有备份留着。

这里的人,都是有权力接触备份的那些人。

否则,他们肩负一方守土之责,同样的威胁来到他们的地方岂不是措手不及。

如同出事的时候百里良骝正好驾临,那当然是皆大欢喜。

可是好运气不是人人都有的,只要还是要靠自己,做好准备。

因此,现在百里良骝成为了大家心目中的杀敌英雄,也是特勤人员的偶像。

哪怕这些高级总管们,也对他十分仰慕。

尤其是几段视频在小范围的传播之后,他们更是把百里良骝当成了神人。

鲁东特勤区给百里良骝安排了一辆车,另外还有一名贴身特勤扈从兼司机。

百里良骝拒绝了司机,然后把车开走了。

他没说要进入深山老林,但鲁东特勤区还是给他准备了一辆牧马人。

虽然进入森林后没法开车,但至少牧马人凭借强悍的越野性能,可以进入更深远的地方。

相对来说用处还是大了不少。

百里良骝开车离开特勤区,直奔目的地。

地图标注的所在地是在泰山以西两百公里外的一处山脉。

并没有说明那叫什么山脉,但是地点还是非常清楚。

开了两个小时,百里良骝到了大概位置。

询问了当地老乡以后,他得知山脉名为伏龙岭山脉,在当地小有名气。

并且里面还有个旅游开发区,现在逐渐形成了规模,游玩的人不少。

因为旁边不远就是泰山,伏龙岭便没有在登山上做文章。

而是把风景区开发成了一个综合性的度假区。

吃喝玩乐,样样都有。

既然山脉开发了出来,这也方便了百里良骝,毕竟路修好了,他开车就能进入更远的地方。

沿着环山道路,百里良骝进入景区,把车停下之后,先找一个落脚之地。

于是,他入住了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伏龙岭大酒店。

按照地图上的标注,伏龙岭大酒店以前应该有一棵大松树。

朝大松树的东面走,便是接下来的路线。

可是百里良骝住进去之后,找了好半天,却没找到大松树。

“那棵松树不会被砍了吧?”

百里良骝心头暗想。

他叫住一名路过的服务员,问道:“请问一下,这里以前有没有一棵大松树?”

“有,现在依然有,但是不在这里了。”

服务员点了点头,指了指西面,道:“往那边走,一直走下去,大约一百米。

“再下一个坡,就能看到松树了。”

百里良骝面露疑惑之色,喃喃道:“奇怪,松树怎么会在那里?”

服务员笑了笑,解释道:“那棵松树本来就在酒店所在的广场的位置。

“从前酒店生意不好,老板就请人来看风水,那人说松树挡了财。

“于是让老板把松树移到了那边去。

“说起那棵松树,起码上千年的历史,长得非常茂盛。

“光是移植,老板就花了十几万,这才搞定。

“不过还别说,松树移植过去之后,伏龙岭大酒店的生意就好了起来。

“甚至整个景区的生意也好了起来。

“后来时间长了,老板才知道,那棵大松树被当地人奉为圣树。

“无论是什么事,大家都会来祭拜一下松树,求松树保佑。

“简单来说,松树在当地人心目中,就和菩萨一样。

“正因为老板移植松树,他没少受当地人的阻挠。

“后来花了很多钱赔偿,而且大松树也存活了下来。

“当地人这才没有继续为难他。”

百里良骝没想到还有这等事。

他对服务员道了声谢,然后出了酒店,朝着服务员所指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百米,前面果然有个下坡,朝下望去,便能看见一棵大松树。

大松树出乎意料的茂密雄伟,郁郁苍苍,给人一种充满积淀的感觉。

仿佛那里不是一棵松树,而是一处藏书百万的书库,拥有底蕴和学识。

甚至某个瞬间,百里良骝从松树上感应到散发出来的灵气。

虽然没有鸳鸯楼的小聚灵阵效果好,但也远超普通地方。

这棵大松树,当真是透着神奇。

而在松树的周围,有几个穿着朴素的当地人。

正在祭拜着松树,跪在地上对松树磕头。

百里良骝朝着坡下走去,到了松树旁边。

他更加能感应到松树中的淡淡灵气,非常微弱,但确实存在。

“这只是一棵普通的松树,当年肯定被李大真人使过什么手段。

“不然的话,其中不可能有灵气。”

百里良骝现在能够理解当地人的心态了。

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灵气,但他们都能有所感应。

身处松树周围,那种淡淡的明心宁神的感觉,非同寻常。

久而久之,人们自然把松树当成了圣树。

“往东边走,路线应该是在那边。”

心里想着那人的话,百里良骝望向松树的东面,决定先回酒店住一晚,明天继续出发。

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一名女子正围着松树打转。

女子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运动圆领衫,一条黑色紧身的运动裤。

鞋子也是黑色的运动鞋,全身黑色装束,和白皙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的样貌,也是相当的惊艳,丹凤眼、卧蚕眉、高鼻梁。

总之是非常的美,而且着一股子英气。

她的英气,和那种女特勤的英气不同,更像是一种……

侠气!

用侠气来形容,更准确。

百里良骝有种感觉,这女人像是一个仗剑行走江湖多年的侠女。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那种侠女。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百里良骝对这种女人会非常感兴趣。

但在这里,这位侠女却让他感到了警惕。

因为此女打量大松树的眼神,和他刚才观察大松树时一模一样。

他可以肯定,侠女感应到了灵气。

也就是说,侠女也是位武者。

至于侠女到底有多强的实力,百里良骝暂时还无法确定。

但他怀疑,此女到这里来的目的,和他一样,是为了寻找二点原。

“圣树在上,请你保佑我的女儿渡过此劫,早日康复。”

旁边一名农民打扮的妇女,跪在大松树前念叨道。

百里良骝和侠女都听到了她的话。

侠女目光转动了下,走到农妇跟前,取出一个丹瓶,倒出一枚丹药递给农妇。

淡然道:“把这颗丹药用开水化开,分五天服用,每天一次,你的女儿可以痊愈。”

农妇抬头看着眼前的陌生女人,脸上露出惊疑之色。

“你连我女儿什么病都不知道,就给我这颗药?有用吗?”

面对农妇的疑惑,侠女面无表情。

淡然道:“你把丹药拿回去给女儿服下,你就知道有没有用了。

另外我没猜错的话,你女儿应该是患了白血病。”

“啊!你怎么知道?”

农妇惊呼道。

“猜的。”

侠女似乎不想解释,她把丹药塞在农妇的手里,继续望向大树,有些出神。

农妇看着手里的丹药,愣了好一会,脸上露出希冀之色,把丹药往包里装。

突然,旁边伸出一双手,夺走了她的丹药。

“哈哈,这是什么玩意?

“你们当地人,就用这种方式来宣传圣树,然后骗外来者的钱吗?”

“肯定是想骗我们买丹药,不过谁会相信这种低级的骗术。”

出现在松树旁的,是几名青年。

他们都身穿名牌服饰,一看就是富家子弟。

此时其中一名穿着时尚圆领衫的男子手里拿着丹药,一脸戏谑地看着农妇和侠女。

其他人则是嘻嘻哈哈地调侃,语气中充满了嘲讽之意。

见丹药被夺走,农妇顿时就急了。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农妇朝着圆领衫男子扑了上去,想要把丹药夺回来。

圆领衫男子往旁边躲开,笑道:“呵呵,你还在这演戏是吧?

这颗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鬼东西,你以为我们会相信是丹药。”

“我没指望你相信。”

农妇也是剽悍,冲上去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衣服,伸手就朝对方手中夺去。

“你这脏婆娘,竟然敢碰我。”

圆领衫大骂一句,用力把农妇推开。

农妇踉跄退了好几步,眼看就要摔倒。

见此,百里良骝便欲出手。

不过他刚刚产生念头的瞬间,那名望着大松树出神的侠女,已经先出手了。

侠女闪身过来,将农妇扶住,农妇这才没有摔倒在地。

“谢谢你。”

农妇回头看了眼侠女,道了声谢。

侠女点了下头,看向对面的几名青年,微微皱了下眉头,脸上露出几分不悦的表情。

见此,百里良骝知道,那几个青年要遭殃了。

“哟呵,身手还挺敏捷的。”

圆领衫盯着侠女,调笑道。

旁边一名矮胖青年,摸了摸肥硕的下巴。

笑道:“这么漂亮的妞,在这深山老林里当托,未免太可惜了。

“不如跟我们哥儿几个走。”

“对,跟我们走,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说话的是一名身材消瘦的男子,面颊凹陷。

此时,几名青年看向侠女的眼神,都透着不怀好意。

他们确实被眼前女子的气质迷住了,女子那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他们中升起一股企图。

而背景不简单的他们,认为得到这名女人,轻而易举。

“你们说够了?”

侠女开口了,淡漠的语气,立即就让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圆领衫显然是青年中领头的人,他嘴角带着笑意,把玩着丹药。

道:“我们说够了,你要怎样?”

侠女指了指农妇:“说够了,就把丹药还给她。”

圆领衫耸了耸肩,脸上带着笑意:“我不还呢?你是不是要过来抢?”

侠女的表情依旧十分淡然,她看了眼农妇。

对圆领衫男子道:“这是她的东西。”

“不,这是你们行骗的东西。”

圆领衫摇了摇头,突然一扬手,把丹药远远地扔进了草丛里。

笑嘻嘻地对侠女道:“现在我帮你毁灭了证据,你是不是要感谢我?”

侠女看了眼丹药落入的那片草丛,她的面色终于变了,脸上带着几分怒气。

沉声道:“最后一次机会,去把丹药找回来,还给这位大姐。

“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显然,几名青年并没把侠女放在眼里。

她生气的表情,反而是惹得几名青年哈哈大笑。

圆领衫男子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朝着侠女走了过去。

笑道:“美女,请跟我们走吧。”

百里良骝看着这帮人兴奋的样子,嘴角不禁露出了戏谑的笑意。

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下场会很惨。

圆领衫走到侠女跟前一步的时候,他伸手朝侠女的手抓去。

道:“美女,跟我……”

“是你自找的。”

侠女打断了圆领衫的话,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往反方向一掰。

咔嚓。

令人没想到的是,女子看似轻巧的动作,竟把圆领衫男子的手腕给掰骨折了。

圆领衫的手腕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看起来很吓人。

“啊!我……”

圆领衫疼得破口大骂,但话没骂完,被侠女一脚踹在了腹部。

那个圆领衫花里胡哨如同花蝴蝶一样往后飞出去,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这才停下来。

对面的青年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美女会如此凶猛。

“竟然敢打我,一起上,把她拿下。”

圆领衫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愤怒地大喊道。

他自己则是往后退了几步,不敢再上前了。

剩下五名男子,一窝蜂地就朝侠女冲了上来。

侠女面色冷静,身形一动,直接冲进了对方人群中。

青年连侠女的衣角都没办法碰到,侠女则是一拳一个,打得对方面部开花,血流满脸。

不到五秒的功夫,五名青年,全部都被侠女打得趴在了地上。

“不好!是个练家子。”

“坏了,这女人不好对付。”

青年们在地上骂骂咧咧,都不敢站起来,生怕会继续挨揍。

百里良骝鄙夷地摇了摇头,他是知道,刚才侠女已经手下留情。

否则取这几人的性命,不费吹灰之力。

“你给我站住,不然我杀了这婆娘。”

一道凶恶的声音响起。

百里良骝转头看去,只见那圆领衫的青年手里拿了把弹簧刀,架在了农妇的脖子上。

“放了她。”

侠女淡然道,目光中则是闪过一抹杀机。

见到农妇被圆领衫男子用刀挟持,侠女终于真正动怒。

强烈的杀意释放,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冰寒。

男子感受到了侠女的杀意,双腿不由地有些打战。

他看着眼前这个长相美丽的女人,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可怕。

让他连直视对方的目光都不敢。

就在圆领衫分神的刹那,侠女一个箭步上去,一把握住圆领衫的手腕,还是轻描淡写一撅。

咔嚓。

圆领衫这只手也被掰断,手中的弹簧刀飞出去,落在了地上。

“嗷!”

圆领衫疼得哀嚎一声,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的几名同伴见此,更是不敢站起来,躺在地上装死。

“你们去把丹药找出来,不然的话,我打断你们四肢。”

侠女指了指丹药掉落的草丛,对圆领衫等人命令道。

圆领衫偷偷瞪了眼侠女,但却不敢再嚣张,低着头朝着草丛走过去。

他两只手都废了,不能拨开草丛,只能凭借肉眼寻找,但又哪里看得清楚。

“还不快过来帮我找。”

圆领衫朝同伴喊道。

那几个装死的青年,都赶紧起身,和圆领衫一起在草丛里寻找起来。

侠女则是站在旁边,跟监工似的,把几个人都盯着。

突然,那名圆领衫拔腿就跑,口中喊道:“臭婆娘,你死定了,老子一定要弄死你。”

见圆领衫跑了,其他几人都是面露苦色,心里暗骂圆领衫不仗义。

他们偷偷瞄了眼侠女,也动起了逃跑的心思。

不然的话,被威胁在这里找东西,可真够丢脸的。

就在他们偷瞄侠女的时候,侠女捡了一块石头,嗖的朝圆领衫扔了过去。

已经跑出去二十多米的圆领衫,被石头打中了腿部,往前摔了个狗吃屎。

疼得哇哇大叫起来:“我的腿断了,流了好多血,赶快给我叫救护车。”

他叫得很惨,但没人理会他。

他的几名同伴吓得背后直冒冷汗,打消了逃跑的心思。

埋下头赶紧在草丛里找那颗丹药。

还好刚才他们都看见了丹药的落点。

在那个范围内找了一会,总算是找到了丹药。

那名矮胖青年拿着丹药,战战兢兢地走到侠女跟前,把丹药递过去。

侠女指了指农妇:“不是我的,是她的。”

矮胖青年赶紧又把丹药交到农妇手里。

他心惊胆战对侠女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侠女点了点头,随即不再理会矮胖青年。

一帮人如蒙大赦,赶紧过去把圆领衫男子抬起来。

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那娘儿们太猛了,刚才一个小石头扔出去,跟子弹似的,竟然把何少的腿给打断了。”

“如果打在脑袋上,何少的脑袋岂不是要被打爆。”

“你们都别废话,赶紧把我送到医院,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远远的,传来声音。

侠女瞥了一眼,眼神平静,仿佛听到的是几个三岁小孩说的狠话。

“谢谢你,谢谢你。”

农妇不停地给侠女道谢,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一定会祈求圣树保佑你。”

侠女道:“我叫东方彩红。”

东方彩红。

好听,而且颇具侠气的名字,和侠女的气质非常相符。

“原来她叫东方彩红。”

百里良骝暗暗点头,嘴角露出微笑,仔细打量着侠女。

拾花鲜生则不管不顾有空就练功。

至于师父和师母的事情,他是不管的,等现成的就好。

就是等他们打成一片的时候,他过去叫师母就是了。

百里良骝看着东方彩虹,或许她比不上林柔清纯,没有氾梨花婉约。

更不会拥有柳絮飏的妩媚……

可是,她的气质,独一无二,充满活泼的生命力,妥妥的一个女侠。

农妇连连道谢:“原来你叫东方彩红,谢谢你,我一定会祈求圣树保佑你。”

东方彩红道:“大姐,这棵树并不是圣树。

“它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拥有了更强的生机而已。

“你们不要盲目相信它,如果孩子生病了,还是要求医才行。”

圣树在当地人心目中地位崇高,一听东方彩红这话,农妇就不乐意了。

她皱了下眉头道:“圣树是神圣的,你不能污蔑它。

“这么多年以来,大家向圣树祈求保佑,大多都应验。”

东方彩红也不着急,继续解释道:“大姐,你们的心愿达成,肯定是因为别的原因。

“这世上没有神仙,就算有,他们也忙得很,哪有时间保佑你们。”

农妇的面色更难看了,她一脸狐疑地看着东方彩红。

道:“既然你不相信圣树,那为什么我祈求圣树保佑的时候,你正好在这里?

“正好给我丹药?”

听到这个问题,东方彩红愣了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此,百里良骝走了过去。

笑道:“你们恰好在今天相遇,或许冥冥中真是圣树保佑,也不一定。”

东方彩红瞥了眼百里良骝,她似乎不想多讨论这个问题。

对农妇道:“大姐,你赶紧把丹药拿回去,救你女儿吧。”

农妇想起女儿的病情,又对东方彩红道了声谢,转身急匆匆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