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煮一壶茶,赶一群鸭(终章)(1/2)

洛长风再入光阴河流,这次是顺流而下。果不其然,他见到了当年逆流而上的自己,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擦肩。

回想这段离奇经历,点点滴滴,至今仍无法求解。可见大道通玄,讳莫如深。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周天境之上另有怎样景色,他尚未参悟。只觉修行之途不止于此,不该止于此。否则如何解释钧天图的来历?万年前的钧天图并非完整,事实上,即便集齐七部残图,也无法拼凑出一部具有大道因果的完整图录,所谓的传说,在今时今日的他看来,大概率是不知起源的谎言。

唯一的解释,或许除了异族外,此间天下,天外有天。

洛长风暗自长叹!忽见光阴河流无风起浪,一层层逆流前仆后继荡漾而来,似是下游漂浮水面的某个未来碎片发生了扭转曲变,竟隐隐干扰了光阴河流的稳定?

还不待细想,那碎片陡然崩显一道裂纹。

“有人????????????????在穿梭空间甬道?竟激起了光阴河流的涟漪!这种程度的空间跨越已触及时间规则。到底是谁?”

……

日不落墓园所在的六百里天地,突然裂开一道虚空之痕,无数黑色光束洒下,竟都垂落入了那口子午井内。

墓主大人和一众高手纷纷化作长虹掠来,不敢靠近,落在远处观望。

冬冬,冬冬。

大地仿佛心脏跳动,无尽之海海水沸腾,子午井周围百里的沙土尘砾贴着地面疯狂跳跃,像是万年前长眠于此的无数战魂欲破幽冥而出一样。十数息后,六百里日不落墓园突然乍现数以万计的裂痕,然后正座墓园轰然塌陷,坠入了无底之洞,无尽之海海水疯狂倒灌而来,几乎顷刻间吞没了斜阳笼罩的六百里大地。

无边无际的海潮之中,一个个漩涡卷起滔天龙卷。一道又一道风驰电掣般的身影自龙卷内狼狈逃出。

牧云剑城、连城诀、释宗流、陈言箴、余清奇、凰儿、萧别恋、梁冰、高木遥……八道虹光冲向天穹。追逐他们而来的是一只翻海巨掌,从被海水灌没的子午井底探海而出,带着翻山倒海天穹色变的威势,眼看就要将那八道虹光排成肉泥。

谁知此时,变色的苍穹又浮现一汪漩涡,是虚空漩涡。又一只遮天巨手并拢着食指和中指,宛如一柄来自天外天的神剑,抵在了那只自海底探出的巨掌掌心。

那幅画面定格一瞬。只见一圈乳白色道意涟漪自那指掌相击处炸开,然后此间六百里天地如落地冰镜,支离破碎。

那只来自天外的巨手挥摆一阵,如水中捞月拂涟漪,将牧云剑城和连城诀等八道摇摇欲坠的身影握于掌中,消失在虚空漩涡里……

八道人影先后坠入光阴河流,随东逝水顺流而下。

“诸位,别来无恙。”那只来自天外的遮天巨手自然是洛长风的神通,身处光阴河流,破开时空界壁救人本就占据天时之力,这次交手,那神裔仙罗子讨不了好。

牧云剑城和连城诀稳住身形,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竟看到一袭黑衣的男子盘坐水面,如一叶荷莲随波逐流。

“是你?”

“当心!”

洛长风声音刚落,眼见即将到达彼岸尽头的光阴河流竟然拦腰出现断流,光阴被这断流定格在某个时间节点,洛长风和牧云剑城共九人被河流冲刷,先后撞到这断流层上,像是落网的鱼儿,逐个消失。

洛长风是最后一个。

他猜测,应是自己出手救下牧云剑城等人,使得光阴河流出现时空断流。不出意外,他们应该被传送到同一个时间的不同地方去了。

只觉一阵撕裂的痛感遍袭全身,就连元神都不曾幸免,仿佛被五马分尸一样,洛长风被那断流空间吞没。

……

君泽玉和沉天心镇守的????????????????阴晦关天人涧,不属于暮凉十道任何一道重关。其实真要论起来,它是暮凉第十一道天堑。因为暮凉城到此处中断,天人涧将长城分作南北两截,中间是天瀑深渊。

城头上,天心算和人间算结茅而居已有多年。

外面天风阴晦,杀人剔骨。

屋内尤暖。

一名不知何时出现的黑衣男子推门而入,然后转身掩上裹着茅草的木门,上了栓。

屋内没有灯火,靠着堂屋内一颗碗大的夜明珠照明取暖。

今日的天心算苦等多年终于得偿所愿,穿上了红嫁衣,嫁给了世间无双的公子君泽玉。

洛长风入门瞧见的一幕,是新郎新娘共饮交杯酒。

然后双双倒在黑衣银发的洛长风怀里。

……

洛长风站在天人涧城头之上,看着方圆近百里内一具具皮肉不存只剩骨骸的尸体,可以想象这些年君泽玉和沉天心两人守城的艰辛。

他知道炼石补天图尚缺的那一份大道真意,如今充当着桥梁,正填补着天人涧和两截暮凉城的空缺。

故而他没有取走的打算。钧天图本不完整,有没有这道真意无关紧要。

就让它守护着两俱同袍尸身,长眠于此吧。

……

燕氏祖地。

好一片世外桃源。